返回
顶部

旅游策划公司的战疫与创新

发布日期:2020-02-18浏览:86

    旅游策划公司的战疫与创新。疫情无情人有情,旅游行业在行动——新年疫情将社会各行各业的人都牵扯进来,也包括旅游人。
    “新冠”后,面临已经变化的市场、早已改变的中等收入群体消费需求,以及后经济发展高速时期的发展环境,我们是简单地通过市场营销、渠道重建恢复流量与数量,还是利用当前的低谷反思过去几年旅游行业发展中的问题,重塑产品和服务,打造长期的优势产品和优质服务?
    旅游行业创新该怎么创,风险在哪里?在这个特殊的事情,旅游行业作为一个脆弱的行业,困难的行业,千万不要盲目行动,让自己从一个坑里刚跳出来,又跳到另外一个坑里。本文抛砖引玉,希望对各位同行有帮助!
旅游策划公司的战疫与创新
    01、短期市场反弹但问题依然存在
    中等收入群体需求变化,短期反弹不能掩盖长期旅游发展问题。
    回望2003年非典对旅游行业的影响可知,旅游行业报复性反弹的现象在年底和明年初就将凸显。彼时,有效旅游供给将出现供不应求的现象,黄金周期间尤甚。但是,这不能掩盖旅游行业长期存在的问题——供给需求错配、产品结构失衡、低效投资过热等。
    2020年初,国家统计局公布,2019年我国人均GDP已经超过1万美元,距离世界银行定义的初级发达国家标准人均13000美元还差3000美元,即正在迈过“中等收入陷阱”的门槛。
    随着中等收入群体增多、休闲消费需求会发生诸多变化——休闲需求增多、主题文化艺术需求增多、社交互动需求增多、提高认知持续学习需求增多等。这一方面是新的机会,另一方面也凸显了诸多问题——供给与需求错配问题日趋严重,即观光居多,休闲匮乏;硬产品居多,软产品很少;美景很多,文化稀薄等现象。而这一结构性痼疾并没有随着过去五年的旅游投资热潮减缓,反而愈发严重。
    供求、结构、投资三个问题,实际是一个问题,即消费者到底要什么样的产品?
    02、产品需要满足真实需求
    前车之鉴——罔顾市场需求的项目大多失败。
    根据日本的发展经验,其在20世纪70、80年代兴起的大规模旅游项目投资,无外乎几个方向,公寓开发、别墅开发、高尔夫温泉开发等。
    以日本综合度假区开发计划为例,因日本人均收入增加、国内消费需求增多、平衡贸易黑字、旅游及财政政策支持等原因,其在全国大多数地区都进行了综合度假区项目的开发。这些项目有个共同特点——都伴有地产开发、超大规模、投入巨大、需要巨大客流支撑。
    项目愿景非常美好,但因为政府或外部企业强植入型产品,忽略了当地消费能力与产品主题吸引力、中等收入群体消费需求等因素,再加上遭遇石油危机、经济泡沫等财政问题、环保问题以及地方冲突问题,最终导致该类项目大多搁置或破产,即便是开业的项目,也因为大量的同质化竞争和策划、筹备仓促、开发与运营分离等问题,导致后期运营举步维艰。
    成功经验——满足需求、依托优势存量资源拓展的项目,反而发展得非常好。这些满足都市中等收入群体休闲需求的产品包括,在中心城市的文化艺术商业设施(札幌)、主题水族馆(大阪)、休闲艺术主题商街(名古屋),在小城市或乡村的利用旧矿坑改造的工业休闲游憩项目(鹿角市尾去泽矿区主题公园),利用当地人文做的民俗村主题区等。
旅游策划公司的战疫与创新
    03、长期存量市场开挖潜力
    市场分化,细分赛道将决定未来发展。
    一边是一系列的景区主动摘牌、酒店主动摘星转型,另一边是在城市休闲主题动物园、体育研学度假区、亲子农庄、乡村度假村的日趋火爆。这都在说明一个现象,即市场正在分化,正在细分。
    2019年经济环境的影响,不能解释同样环境下其他休闲主题景区的收入同比上升。这说明市场在做分流,传统项目稍力不从心。
    04、存量整合、“+旅游”融合创新
    从资源供给端看:轻重资产平衡,优化存量资产。
    中国当前存在大量低效运营的存量资产,其改造、提升的空间很大,这与日本同阶段非常相似。日本在经济泡沫后期,市场中有大量的旅游开发项目搁置,众多的烂尾或半死不活的旅游地产、旅游综合体、商业等开发项目。当时日本的后入局者,也是利用资产盘活与新项目激活使其中部分项目逐渐重获活力。
    鉴于此,我国在经历过前期旅游投资过热、细分市场不明确的盲目开发后,后入局者应一面低价收购优良资产,利用资产包分割、公寓管理、商业改造等手段,优化资产、平衡轻重资产比重及投入产出周期,控制资产质量;一面利用产业融合优势,导入文化、艺术、体育等其他主题内容,盘活老资产,激活新项目。
    从消费需求端看:跨界融合发展,软硬结合开发。
    中等收入群体的消费需求,在文化认知、消费偏好、消费门槛上有明显变化,这里既是多元的需求,也是多元的消费,故此,对应的产品和服务也应当是多元化、专业化的。而目前的产品都是满足大众消费的或综合中等收入群体的消费,没有进行产品和产业细分。
    例如,基于自然博物教育与亲子休闲度假、虚拟现实与户外体育休闲、线上教育与线下亲子活动、传统文化融合研学度假、休闲主题综合体度假区等等方向,都是满足中等收入群体的细分赛道、细分项目的类型。而根据世界旅游理事会的数据,旅游行业的1元旅游消费,可以激活4.3元周边消费。因此,新兴的休闲旅游产品不仅将满足消费需求,还将带动新型的周边投资、建设、服务等等软硬件产业。
    在这个特殊时期,很多同行都想到了创新,准备在疫情之后,迅速翻身,创新是一个好词儿,但内涵要求比较高。
    我个人感觉,创新的内涵应比改革还高。改革是指改掉弊端、革除痼疾,实施不同于既往的新政。例如,某企业进行一些改革,其它企业也如此去做,我们都可称之为改革;而创新的要求就高了,还有一种独创性的意思。一个企业的新举措叫创新,相邻另一企业再如法炮制,未必就被视为创新了。
旅游策划公司的战疫与创新
    从这一点上说,中国旅游业是否就极少有创新呢?情况并非如此。作为一个地域和市场都很大的国家,中国旅游业在崛起之中的创新是很多的,且至今都不乏闪光的亮点。
    例如:中国旅游业起步发展时是从入境旅游开始,这相对于大多数国家(指较大国家)先国内、次入境的顺序,就是一种创新;中国在相当长的一个时期,让旅游发展适度超前于国民经济的增长幅度,这相对于大多数听任旅游业自然发展的国家来说,也是一种创新;中国为了推动旅游业跨越式发展,曾在上世纪90年代实行了政府主导型发展战略,破解旅游基础设施的供给不足,也是一种创新;中国大力推行旅游服务标准化,快速提升了饭店、景区等旅游要素的硬件和软件水平,也是一种创新;中国通过特别安排假日而形成刺激国内旅游的“黄金周”,又为应对短时间内的旅游需求激增而建立的假日旅游工作机制,这也是一种创新。
    也应该清醒地看到,在市场经济体制建立以后,虽然创新之声不断,但行业创新似乎艰难了许多,创新步履也慢了许多,一些名曰创新之举,实则是“新瓶装旧酒”,有的甚至只是贴了一堆簇新的标签、刷了五彩斑斓的各种颜色而已。那么,作为一个与时俱进、日新月异的产业,旅游要真正把创新做实做好,需要注意哪些问题呢?
    01、创新应该实至名归
    旅游行业是一个求新求异的领域,只有不断地有兴奋点、新看点,才能不断地招徕和吸引游客。作为旅游业者所面对的工作领域,是与游客的视角和需求大不相同的,必须踏踏实实去研究市场、开拓市场,而不是整天在嘴上拽新词。
    旅游行业由于天然的外向性、开放性,新名词一向是不缺乏的,不仅不断地自创(包括官方与行业),还跨行业引进了若干,什么全域旅游、文旅融合、旅游新七要素,什么旅游综合体、旅游田园综合体、旅游特色小镇、旅居生活,什么旅行社o2o、酒店的OTA、旅游IP、智慧旅游、旅游网红。
    作为旅游业者,最要紧的不是操哪种时髦的新词,不是戴多么时尚的帽子,不是把心思都用新名词包装工作进而达到金玉其外的效果,更不是听任旅游企业长期萧条生存、低效运行,而是要通过挥洒汗水和耗费心智,创新观念、思路和方法,千方百计去实质性地解决旅游发展的问题,推动企业产生良好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。
旅游策划公司的战疫与创新
    02、创新应是革故鼎新
    创新一词以“创”来引领,创的过程必然要进行一番革除和扬弃,穿新鞋走老路不能算创新,穿了新外衣、打了新旗号却依旧是旧脑筋、旧做法,也不是创新。
    在旅游业的现实发展中,这类似是而非的现象还不少。例如,在市场经济体制下,不少地方的旅游资源配置,市场依然难以完全发挥决定性作用,行政力量的影响还在变相发挥作用,国有旅游集团或旅投公司就是这种角色;转变职能已经喊了几届政府,但在推动旅游业发展上,政府部门依旧很难简政放权、“抓大放小”,有的甚至越管越具体;发挥协会、中介机构作用已是老生常谈,但它们依旧很难发挥连接政府与企业之间的桥梁纽带作用,虽然它们对企业和行业更了解,却对涉及评审之类的“权重”职责还是难以染指。
    因此,一方面让老问题逐步演变为“老大难”,另一方面似乎创新又无用武之地,这不是积极有为者应有的取舍。最不应该的是,个别地方变着花样儿把把控的“蛋糕”进一步合法化,与现行的政策法规和上面的三令五申都吻合,这样子的做法注定是要消弭创新动力的,即使生拉硬扯地搞创新,也不会有什么好的货色。
    03、创新应该敢于超越
    创新不应是老牛拉破车的自然发展,而应找准当地的比较优势,选择符合当地实际的发展道路,有所扬弃、有所赶超。从现实情况看,这种创新从省到县并不多,能够敢于自我否定、自我超越的则更少。
    以旅游产品开发为例,大多数地方的旅游开发是跟风式的,一会儿旅游示范区,一会儿旅游综合体,一会儿特色小镇,一会儿全域旅游。到底哪一种类型最适合你,你选择哪一种最具优势,真正认真考虑和取舍的并不很多,大多数是盲目地、从众地跟着感觉走。这种人云亦云、亦步亦趋的做法,怎么能有创新成果。人们之所以把乌镇、拈花湾、横店影视城、长隆当作旅游成功案例,就是因为它们在超越自我的同时,也大大超越了它的同业者,令其同行们难以望其项背。
    令人最为担忧的是,中西部一些市县由于市场经济不发达,市场经济意识比较淡漠,在向东部地区学习取经后,弄回了早就应该淘汰的过时理念,说到底就是一些计划经济时代的做法。
    例如,抓旅游就得抓项目,抓项目就得抓大项目,抓旅游就得党政领导去主导等,把最为重要的市场需求环节给丢了,结果搞出来的不少项目对应不了市场需求,成了半死不活的僵尸项目。
旅游策划公司的战疫与创新
    04、创新应是跨界交融
    依托性、关联性、交融性是旅游产业的特点,这也是为何要做好“旅游+”这篇文章的原因。农旅融合、工旅融合、文旅融合、智旅融合等,发展思路都是正确的,但是如何落好地则另当别论。融合发展是一种相互借势、交相生辉,而不是谁仰仗谁、谁收编谁,更不应跨界以后横冲直撞、无比生猛。资本的闯入,地产的闯入,基金的闯入,互联网的闯入,在某些时段、某些地方是不够自重的。
    例如,有的资本运作者,瞄准了3A、4A级景区,想着以资本拢起一批来,通过鼓捣、包装、造势一阵后,快速推向资本市场套现;个别资本大鳄进入旅游市场以后,凭借巨大的资金优势,挥金如土地想抢占文旅演艺项目高地,结果未能轻易取胜。
    这类做法有一个共同点,就是没有拿旅游产业发展规律当回事儿,没有拿旅游服务行业当回事儿,这种倔强的个性和任性的脾气,注定了在旅游行业做不成事情。它也说明一个浅显的道理,跨界融合这种创新,不能按照惯常思维一意孤行,必须有融合与合作的意识,有包容其它行业特点的大气,否则就不是融合创新,而是入侵和收编了。
    05、创新应为做好做强
    创新的目的是为了促进发展,做好做强。但做大不等于做强做好,大的是数量和规模,强的是竞争力和各项靠前的排名。
    做强做好的这种创新,不应老是强调特殊性,不能老是以地方特色自居,而应放眼世界、接轨国际。只有剪除所谓的个性和问题,才能借鉴国际上成功做法,如果老是闭门造车,老是强调自己是国企,登上国际台面的时间怕还要更长。例如,分时度假上世纪70年代在欧美国家就已较成熟,为何中国多年前就已宣布从观光向休闲度假转变了,该种产品却依旧没有在中国长起来?
    自驾车营地在国际上也是成熟产品,在中国广阔的西部很有市场需求,但由于部门间的政策扯皮,目前营地建设依然困难重重;各类保护区、遗产地在国际上的旅游开发,早就坚持“避重就轻”的原则,就是景区公路、步行道、停车场、游客中心、休闲设施等的建设,尽量不影响保护地的地质地貌。而中国却在开发时大兴土木,追求工程量的浩大排场、固若金汤。在上述方面,不是要不要创新的问题,而是一定要睁开眼睛看世界了。
旅游策划公司的战疫与创新
    06、创新应顶天立地
    创新对不同层级的要求是不一样的,作为行业的设计层级,重点应是开展发展战略、增长方式、重点突破、素质提升、政策保障等方面的创新,目标是建设一流产业、比肩国际一线。
    当然,抓一些宏观性、战略性课题,还是要立足于服务大多数企业和旅游者,前些年提出太空旅游、深海旅游、极地旅游,新意和新奇固然有了,但就是太过小众了,让人觉得更像是“旅游发烧友”提出的主张。
    作为省一级,关键是做好旅游发展战略、重点和方式的选择,绝不仅是“上传下达”,中国地盘这么大、旅游发展状况也相距甚远,若没有省一级自己的谋划和考量,不但不可能有所突破和创新,说的稍微严肃一些就是一种不称职。市县一级作为执行层,创新重点应是以新的思维和方法,解决发展现实中存在的各种问题,让产业要素快速长大长壮,把旅游产业真正发展好,而不是把自上而下布置的工作当作唯一重点、或者把市县领导提出的大而空的发展目标作为工作重点,表面看每年做的工作都不一样,有些说法或表述还挺新颖,但未必就取得了突破性的创新。
    创新对于旅游产业的发展来说十分重要,我们应该认真地对待这个词,甚至把它作为旅游行业的精神图腾,作为一种不懈的追求,让它刻骨铭心地长存,成为激励行业奋发进取的一个精神动力。